1502

外包产业的“与未来对话”——专访天津鼎韬CEO齐海涛先生

  今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加快发展的意见》(《意见》),《意见》对产业发展有何指导意义?企业对政策落实有何期待?第四届中国服务外包业领军者年会召开前夕,记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天津鼎韬首席执行官齐海涛。齐海涛是国内最早从事服务外包行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之一,曾主持和参与了多个行业标准和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的起草工作。

  记者:《意见》对服务外包产业和企业发展有哪些影响?

  齐海涛:业界有个普遍的看法,《意见》的发布预示我国服务外包产业“第二黄金时期”的到来。

  《意见》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前瞻性,体现了近年来外包产业的两大变革:其一是全球服务外包市场格局处于调整期,我国外包企业开拓市场的难度和压力都在增加。其二,服务外包产业已经从2.0时代进入3.0时代,外包产业已经从帮助客户降低成本转变为帮助客户发展。

  《意见》对产业的支持力度空前,除了传统的财政和税收方面“真金白银”的支持,还包括鼓励企业对市场的开拓和人才培养等,尤其鼓励企业创新研发,重点项目可以通过申请立项获得国家支持和补贴。这些都把握住了企业的现实需求,激励企业创新和“走出去”,也加快推动国内服务外包产业转型升级。

  记者:《意见》对企业的支持包括财政、税收、金融和便利化等多个方面。企业最关注哪些,对政策落实有何期待?

  齐海涛:企业最为关心的就是政策的落实,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67号文”中提及的对企业创新的支持政策尽快落地,希望企业目录、申报流程等实施细则能够尽快出台,例如企业研发项目和高端人才培养的支持。

  企业关心的第二点是,服务外包企业如何参与“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此前我国国际合作主要以装备“走出去”为主,如何带动服务走出去至关重要。

  第三是希望国家加大在岸外包服务企业的支持力度。随着国内外服务外包产业环境的变化,我国在岸服务外包的规模和占比在逐渐增加。

  记者:目前服务外包产业发展有何瓶颈,应该如何突破?

  齐海涛:近年来全球服务外包市场发生重大变革,美国外包无法逐渐回归本土,对日外包因日元贬值利润大幅缩减,我国的服务产业目前还面临很多困难。

  对于服务外包企业而言,人才、市场和资本是企业三个核心要素。人才问题是制约我国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首要问题,尤其是中高端人才非常短缺。

  其次是如何开拓市场。我国服务外包市场主要集中在北美、西欧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需要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服务外包合作,以及拓展国内市场。

  再次是企业融资难。服务外包企业是轻资产型,可以用来担保、抵押的动产和不动产都很少,传统的融资方式比较困难。如何拓宽服务外包企业投融资渠道,迫切需要政策落实。

  记者:鼎韬产业研究院将在合肥主办第四届中国服务外包领军者年会,这届年会与往届有什么不同?主题“与未来对话”有何特殊的含义?

  齐海涛:我们每年的年会都是紧扣行业热点和发展趋势,今年年会的主题“与未来对话”是指智能化服务时代的到来。

  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以及互联网等技术的普及和应用,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进入3.0时代。我们正处在新一轮技术革命10年周期的起点上,而这轮产业革命的本质是人工智能技术取代传统制造技术。服务外包产业形态从以人为基础发展到以“人工智能”为基础,智能化时代已经到来。

  本届年会将有超过1000位嘉宾莅临,其中60多位欧美企业的代表参与“与未来对话”,共同探讨智能化时代服务外包企业的运营模式、商业模式和交易模式的变化,以及由此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来源:国际商报

【梦想.使命.爱】英格玛
电子杂志

导读

这是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第一本外包书籍,对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的外包发展历程及未来趋势进行了系统梳理和探讨。英格玛人力资源集团历时大半年,与业内顶尖专家面对面深入交流,记录下他们对人力资源行业的毕生经验和智慧结晶。